• 欢迎访问青海汇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    今天是 2019年10月20日
  • 收藏本站
  • 留言板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小额再贷款研究>用普惠金融滴灌大美青海

用普惠金融滴灌大美青海

发布时间:2016-06-27 点击数:3088

用普惠金融滴灌大美青海

信息来源:和讯网 发布时间:2015-06-15 

用普惠金融滴灌大美青海——杨再平专职副会长在中国青海“一带一路”金融论坛上的主旨演讲

青海经济发展应始终围绕维护保养“大美青海”这一主题

大美,是青海的名片,也名副其实。其国土面积72万平方公里,是我家乡省湖北的四倍,而人口仅为其十分之一,真大!除闻名遐迩的青海湖之外,境内另有2000多个大小湖泊,有高经济价值珍惜动植物物几百种,探明高开采价值矿产100多种,还有塔尔寺等名胜古迹十多处,真美!

大美青海,不言而喻。但我今天却要从另一角度来谈大美青海,即由于其地处三江之源,素有“中华水塔”之称,其大美关系国家生态安全,从某种意义讲,没有“大美青海”,就不会有“美丽中国”,因此,“大美青海”是国家生态安全所必需的。

正是从这一角度,我以为,青海经济发展应始终围绕维护、保养“大美青海”这一主题,绝不可偏离这一主题。比如,矿产资源的开发,就要守住一个底线,即坚决杜绝过度开发、掠夺性开发,杜绝杀鸡取卵、竭泽而渔。其他资源开发及其经济活动,都应围绕“大美青海”的可持续进而更美,亦即维护与保养“大美青海”做文章。

须让维护保养“大美青海”经济活动有利可图

    但若仅仅一般诉求或倡导,未必成真。必须让近600万青海人以及外来经商打工者受益于维护与保养“大美青海”的经济活动。换言之,须让维护与保养“大美青海”者也能发家致富,与全国人民一道进入更高水平小康社会。

这就需要经商打工者们削尖脑袋善于发现并最大限度地实现蕴藏于“大美青海”之中有利可图的商业或挣钱机会。同时也需要政策制定者们给予合理有效的政策供给与引导,使维护与保养“大美青海”有利可图,并使其投资也能获取平均利润以上的利润。在市场与政府两方面共同努力下,形成有利可图且有平均利润以上利润可赚的维护与保养“大美青海”的产业链,则“大美青海”便有相应的机制保障。

“大美青海”产业链有待普惠金融滴灌

但这还不够,还需有金融参与进来给予积极有效支持。金融改变生活,金融可以富民强国,金融可以兴邦。这方面的经典案例是荷兰。八百年前,荷兰是一片没有人烟的土地,只有海潮出没的湿地和湖泊。从12世纪到14世纪,才逐步形成了人类可以居住的土地,直到今天,荷兰仍有三分之一的国土位于海平面以下,如果没有一系列复杂的水利设施阻挡,荷兰人口最稠密的地区,每天将被潮汐淹没两次。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在三百年前,也就是17世纪的时候,却是全球的经济中心和最富庶的地区。一个仅有150万人口的荷兰,将自己的势力几乎延伸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被马克思称为当时的“海上第一强国”。而在荷兰的崛起中,金融起了非常关键的助推作用。荷兰人凭借着自己的商业直觉,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优势。因为这片土地上拥有人数众多、对财富充满强烈渴望的商人阶层。如果将他们的爱财之心转化为一种力量,那么,荷兰就拥有了比王权更为强大的武器。根据这个优势,荷兰人决定从精明的中间商变成远洋航行的斗士,靠自己去开辟前往东方和美洲的航线。那么,远洋航行需要的大量资金又从哪里来呢?1602年,在共和国大议长奥登巴恩维尔特的主导下,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成立。就像他们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国家一样,他们又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经济组织。通过向全社会融资的方式,东印度公司成功地将分散的财富变成了自己对外扩张的资本。荷兰人同时还创造了一种新的资本流转体制。1609年,世界历史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在阿姆斯特丹诞生。只要愿意,东印度公司的股东们可以随时在此将自己手中的股票变成现金。当大量的金银货币以空前的速度循环流通时,荷兰的经济血脉开始变得拥堵起来。这一次,荷兰人解决问题的探索直接进入了现代经济的核心领域—建立银行。阿姆斯特丹银行成立于1609年,大约比英国的银行早一百年。它是一个城市银行、财政银行和兑换银行。它吸收存款,发放贷款。所有一定数量的支付款都要经过银行,因此,阿姆斯特丹银行对于荷兰的经济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荷兰人将银行、证券交易所、信用以及有限责任公司有机地统一成一个相互贯通的金融和商业体系,由此带来了爆炸式的财富增长。

金融业所经营的资源即金融资源。狭义上讲,金融资源为在实体经济中执行职能的货币与退出实体经济的闲置货币;广义而言为现金、存款、贷款、票据、债券、股票及理财等各类金融资产。相对于实体资源,金融资源属于虚拟资源。现金货币,早已不是足值的黄金白银,而仅是价值载体甚至仅仅是价值符号。其他金融资产,自身并没有价值,而只是实体资产的“纸制复制品”。可为什么虚拟的金融资源却如此重要呢?这是因为,其作为一般等价物,作为价值及权益载体或符号,谁持有它,就可以支配实体资源。“有钱能使鬼推磨”“金钱万能”等“货币拜物教”,虽不宜提倡,但它却正是这种客观存在于人们意识形态中的极端反映。因此,金融资源的配置对实体资源的配置具有决定性影响。

其一,作为一般等价物、价值载体或价值符号,金融资源或者说货币决定商品价值的实现。商品价值的实现,即商品转化成货币,马克思曾描述为“商品的惊险的跳跃”,这个跳跃如果不成功,摔坏的不是商品,而是商品的占有者。其决定性影响不言而喻。

其二,作为交换手段,金融资源决定商品使用价值的转移,决定实体资源的交易,决定商品流通,决定实体资源的流通。在马克思经济学术语中,“商品流通”即以货币为媒介的商品交换,正是在货币加入以后,突破时空局限的大规模商品交换才成为可能。因此,正是货币这种金融资源决定实体商品大规模流通运动,进而决定其配置。

其三,作为“第一推动力和持续的动力”,金融资源决定了企业启动及持续运转。马克思在论述社会资本再生产时指出,货币资本“表现为发展整个过程的第一推动力”,商品生产,无论是社会地考察还是个别地考察,都要求货币形式的资本或货币资本为每一个企业提供“第一推动力和持续的动力”。由此推论,金融资源作为“第一推动力和持续的动力”,决定着企业启动及持续运转。

其四,作为企业家支配所需具体物质资料的杠杆,金融资源决定其创新梦想的实现。按照熊彼特的创新理论,金融提供给企业家的“所谓资本不外乎企业家把所需的具体的物质资料置于自己支配之下的杠杆,是为达到新的目的而处理物质资料或给生产指出新的方向的手段而已”。由此推论,金融资源作为企业家支配所需具体物质资料的杠杆,决定其创新梦想的实现。

其五,作为跨时空价值交易的凭证,金融资源决定实体资源的跨时空配置。从某种意义讲,金融的核心作用正在于跨时空价值交易,金融资源正是跨时空价值交易的凭证。存款、债券、股票等有价证券,其实都是跨时空价值交易的凭证,这些凭证又反转过来决定实体资源的跨时空交易,从而决定实体资源的跨时空配置。而实体资源的跨时空配置,意义特别重大。马克思说:“假如必须等待积累去使单个资本增长到能够修铁路的程度,那恐怕直到今天世界上还没有铁路,但是通过股份公司,转瞬之间就把这件事办成了。”就是说,跨时空资源配置,可以突破单个资本积累、积聚的时空局限,集中资源迅速办成大事。除此之外,从经济学原理讲,还可以让资源跨时空选择最佳使用者和项目用途,从而趋于跨时空最优配置。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做“大美青海”亦然。而据我观察,构成“大美青海”产业链的,并非大企业大经济,而是成千上万的家庭式小企业小经济。因此,这里或更亟需专注于弱势群体、小微经济的普惠金融。

普惠金融往往给予弱势小微对象以少量信贷资金支持,激发其创业创新梦想热情,同时以最适合的个性化金融解决方案,“授人以渔”,助其发现采用最适合商业模式,最大限度实现相应的商业机会。比如,国际国内井喷式发展的“碳交易”以及“碳金融”,就值得借鉴。

普惠金融并非漫无目的地撒胡椒面,或漫无目的地大漫灌,而应更强调选择性、针对性、精准性,犹如“滴灌”,方能更加有效。由成千上万家庭式小微经济构成的“大美青海”产业链,需要的正是普惠金融的“滴灌”。

小的是美好的。普惠金融在青海若能广泛而有效地“滴灌”“大美青海”产业链,则不仅美好,而且大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